發奮圖強的獨角獸

隨便亂寫
現在正在YOI & アイナナ坑

同居吧

全日本大賽後,勇利正式將訓練場地遷移到聖彼得堡,一轉眼就快一個月了。

不管Victor再怎麼說服,勇利還是堅持自己租了個公寓。雖然大部分時間還是會在冰場一起度過,但冰上練習時間以外的訓練安排則略為不同(Yakov默默地插手為勇利設計了一套打穩基礎的訓練菜單),兩人一起度過的時間比想像中還要少得許多。

先別說語言問題了,一邊適應陌生的環境、一邊又要全力投入練習,Victor很擔心勇利過得習不習慣。但每次他向勇利表示憂慮時,對方總是戳著他額頭、笑著要他先顧好自己、好好應付Yakov要為他填補空白的超魔鬼訓練再說。最後的協議是Victor不再照三餐問候他,但勇利一有什麼困擾一定要第一個告訴他。...

服務精神

Victor每天晚上都會看電視。

雖然電視上播的日文節目他一個字都聽不懂,但他還是看得興味盎然。

聽說日本人覺得很理所當然的事,在外國人眼裡都很新鮮、像是異次元世界一般。Victor能得到一些娛樂不至於無聊,勇利也是抱持正面態度,但他只希望Victor不要又看到什麼奇怪的東西就跟著模仿。

上次Victor吵著要在溫泉裡煮麵,折騰了半天才發現原來他在電視上看到了流水涼麵⋯

「Victor,這次又是什麼⋯」

才剛回到家就看到穿著全套燕尾服的教練,勇利心裡馬上升起不祥的預感,冷汗都開始冒出來了。

「打小截,歡影毀來~」

一手背在腰後、一手靠在胸前鞠躬,配上那句憋腳到不行的日文⋯⋯啊,今...

遙遠銀河的另一端

打開家門,勇利踏進昏暗死寂的室內,將手中那個沈沈的盒子放妥在客廳擺放相框的桌上。

「Victor,」開口輕聲叫喚那個蜷縮在沙發上的身影,「我帶馬卡欽回來了。」

勇利努力放輕聲音,卻沒辦法改變那句話的重量。Victor的身子好像又更往沙發裡深陷了一寸。

雖然他們都是早有心理準備的。

像是要撐著看到勇利拿到第五面世錦賽金牌一般,馬卡欽一直跟著他們跑到了這一天。

但終究還是敵不過歲月的流逝,漸漸地不再興奮地想要出門散步、原本看到什麼吃什麼的貪吃鬼也沒了食慾。

最後那幾天,他們一步都不敢離開。

昨天晚上,將毛茸茸的頭枕在Victor膝上、馬卡欽離開了。


勇利...

紀念日

在Victor家的客廳牆上有掛著一份年曆。

勇利一直好奇很久了,這份年曆的存在意義。對手機不離身的Victor來說,看來並沒有什麼實際提醒的作用(Victor也不是會主動查看行事曆的類型就是了);樣式也只是極簡的黑白格子,好像也不是為了裝飾。

當他第一次踏進這間屋子時,這份年曆就已經在那裡了,維持著Victor離開聖彼得堡、前往長谷津時的模樣。

365個空格裡,只有在四月初畫上了一個斗大的星星。

「啊。」

結束練習回到他們的家中,勇利這才注意到年曆更新到今年的了。

但不同的是,這回年曆上佈滿了密密麻麻的記號。

是這個賽季比賽的日期嗎?差了幾天,不對。

訓練排程?Victor不是...

© 發奮圖強的獨角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