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奮圖強的獨角獸

隨便亂寫
現在正在YOI & アイナナ坑

用金色的圓圓的東西

今天是聖誕節,同時也是Victor的生日。

但他們卻無法一起度過。

趕著在俄羅斯錦標賽回歸競技的Victor,在大獎賽決賽結束後就回到聖彼得堡進行緊密的練習。勇利為了參加全日本大賽,也暫時回到了日本。

這次兩個大賽的日程重疊,全日本大賽結束時,俄羅斯大賽剛好進行到一半。

雖然很希望勇利能在現場為他加油,但畢竟時間還是太吃緊了。

今天是他生日、同時也是俄羅斯大賽的男子單人FS。勇利一定會在網路轉播上看著他的吧?

明明比賽對他已是日常茶飯事,但想到自己最在乎的人會看著自己的演出,竟讓他莫名緊張了起來。上次這麼緊張,大概是剛從新手組升上青少年組的第一場比賽了吧?

無論如何都想讓他看到自己最美好的一面。

『最後一位選手,Victor Nikiforov——』

毫不意外地,Victor站在頒獎台的中間,Yurio在他的右手邊。

唯一的意外大概是兩人的分差並沒有很大。

離開冰場時,Yurio突然用膝蓋踹了Victor的背。

「Yurio你幹嘛⋯⋯」這小子越來越沒大沒小了,雖然他也不是真的很老,但誰知道老這樣被踹會不會出事。

「還不是因為你這老頭麻煩死了!」Yurio連頭都沒回一下,但還是小聲地加上一句,「不過,生日快樂。」

「⋯」Victor用看著長大的孩子般感動的眼神看著Yurio走進後台區的背影。

明明更坦率一點就好了。

但是麻煩?他可不記得今天哪裏有妨礙到Yurio了啊?

困惑的Victor掀開布簾,踏入後台區——

「欸。」

站在走廊那端的身影,是那個就算在人山人海中他也不會認錯的人。

但是怎麼會?

「Victor!」

那個一邊喊著一邊朝自己衝過來的那個黑髮亞洲男性,是貨真價實的勝生勇利。

可惡,冰鞋讓他一點都跑不快——

「勇利!」

張開雙手將彼此抱了個滿懷。勇利的味道、勇利的溫度⋯⋯明明分開不到一個禮拜,感覺卻有一年那麼長。

突然他被勇利用力地推開了。

這股微妙的既視感⋯⋯

只見勇利慌張地在口袋裡來回掏著,仔細一看、他身上還穿著日本隊的運動外套。

「Victor,這個!!」

終於拿出來獻在Victor眼前的,是閃亮亮的金牌。

全日本大賽的金牌。

「這個、雖然不是國際大賽的金牌⋯」勇利低著頭,臉頰有點泛紅。將日本大賽的金牌掛在Victor的頸上,跟Victor胸前的金牌發出清脆的撞擊聲。「但是、你願意跟我ㄐ、結、結⋯⋯」

「我願意!」

等不及勇利把話說完,Victor就再次撲抱上去吻了他。

這股微妙的既視感⋯⋯

算了,怎樣都無所謂了。

「勇利,這是最棒的生日禮物了。」

一回到飯店,Victor就愉快地拉著勇利躺倒在床上。

兩人一起舉起右手,看著那個閃著金色光芒的東西。

無名指上的戒指,終於成為真正的婚戒了。光是想到這點就讓Victor感動得眼眶泛淚。

「太好了、我還在擔心Victor會不會覺得太隨便⋯」

畢竟自己一比完賽拿到獎牌、腦子一熱就馬上衝去機場了,別說換上體面的西裝了,他連運動服都還沒換下來。

「只要是勇利我什麼都可以。」Victor轉過身來再次緊緊抱住勇利。「啊、雖然我也喜歡勇利野性的味道,但還是先洗澡吧。」

「啊、對不起⋯⋯」糟糕,都忘記自己澡也沒洗、還經過長途飛行,現在的自己一定狼狽到不行。

「作為賠禮,我們一起洗吧!」拉著勇利起身,「勇利還會再送我其他東西的吧,嗯?」

看著Victor明顯帶著暗示的眨眼,勇利覺得全身血液都要往下衝了。

「嗯!」

  

  

(寫於Victor生日時的舊文)

评论(2)
热度(22)

© 發奮圖強的獨角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