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奮圖強的獨角獸

隨便亂寫
現在正在YOI & アイナナ坑

服務精神

Victor每天晚上都會看電視。

雖然電視上播的日文節目他一個字都聽不懂,但他還是看得興味盎然。

聽說日本人覺得很理所當然的事,在外國人眼裡都很新鮮、像是異次元世界一般。Victor能得到一些娛樂不至於無聊,勇利也是抱持正面態度,但他只希望Victor不要又看到什麼奇怪的東西就跟著模仿。

上次Victor吵著要在溫泉裡煮麵,折騰了半天才發現原來他在電視上看到了流水涼麵⋯

「Victor,這次又是什麼⋯」

才剛回到家就看到穿著全套燕尾服的教練,勇利心裡馬上升起不祥的預感,冷汗都開始冒出來了。

「打小截,歡影毀來~」

一手背在腰後、一手靠在胸前鞠躬,配上那句憋腳到不行的日文⋯⋯啊,今天是執事咖啡廳嗎。

「我回來了。」

勇利配合地回答,然後掏出手機來啪啪啪地連拍了十幾張。

可惡實在太帥了啊,不拍個過癮對不起自己。

「勇~利~我扮的執事不帥嗎?」

「欸?很帥喔!」

「但是你反應好平淡。」

「呃⋯⋯」他應該要尖叫嗎?

「沒關係,我會用我的服務讓你心服口服的。」Victor將身子挨近,一手牽起他、另一手則環上他的腰身。

「不、不用也沒關係⋯⋯」雖然早就習慣如此的肢體互動,但與平常不同裝扮的Victor還是讓他有點不好意思。

「勇利別跟我客氣嘛!」半推半拉的把勇利拉進餐廳坐下,其中一張餐桌上已經鋪上了白色桌巾、還擺上全套的陶瓷茶具跟三層點心架。

而且點心架上放的還不是西點糕餅,而是羊羹跟和菓子⋯⋯勝生寬子在後頭的廚房微笑著跟勇利揮手。

媽妳不要幫Victor的餿主意助陣啊——!!勇利在心中無聲地尖叫。

無奈地在桌前跪坐,西洋執事陪他跪在榻榻米上喝下午茶⋯⋯勇利覺得自己對於常識的認知又一次次地被刷新了。

「勇利想喝什麼茶呢?」

「普通的紅茶就好了⋯⋯」雖然現在這狀況來說已經沒有任何東西是普通的了。

「好的,在下馬上去準備。」

雖然明白只是個角色扮演的遊戲,但Victor風度翩翩的對應還是讓勇利心臟猛地漏了一拍。

這個充滿魅力、將世界踩在腳下的男人,此刻是只專屬於他的貼身執事⋯⋯看著平常連自己倒杯茶都不會的人、搖搖晃晃地拎著茶壺朝自己走來,勇利心裡充滿了優越感。

等等。搖搖晃晃的茶壺?!

「啊——」

「呀啊啊啊啊——!!!!!!!」

  

「勇利、你還好嗎?」

跟著跑百米速度衝進浴室,Victor憂心忡忡地看著正把冰水開到最大、沖著自己大腿的勇利。

「沒事啦!」勇利對Victor露出安撫的微笑。

茶壺翻倒、熱茶倒出來的瞬間,勇利感覺身邊時間的流動變慢了,好像還看見人生的走馬燈。

差那麼一點點,勝生家就要絕子絕孫了。

脫下長褲確認災情,萬幸今天穿的運動褲有做表層防水,將傷害減輕了不少,只有在大腿內側留下燙紅的紅印。

「真的?」Victor輕撫上勇利的大腿,小心地避開紅腫的位置。

「⋯⋯嗯。」雖然剛沖過冰水的皮膚感知變得比較遲鈍,但手指的接觸還是帶給他一股微妙的麻癢感。

「原本是想要好好服務勇利的說。」

不知是有心還是無意,Victor來回撫摸著勇利的大腿、時不時地輕觸他敏感的部位。

「沒、沒關係啦⋯」燙紅肌膚的刺痛感跟身體誠實的快感交雜在一起的複雜感受讓勇利皺起了眉、臉頰也熱了起來。

當對方的手突然覆上他的性器時,勇利不住倒抽一口氣。

「不然我換個方式來服務你吧?」Victor在耳邊低喃,「這個保證很舒服的⋯⋯」

被那雙藍色眼睛注視著,明明只被熱茶燙到大腿而已,卻覺得全身都發燙。

「那、」漲紅了臉,勇利低聲回應,「那回房間去⋯⋯」

「嗯!」

 

雖然跟原本預計的形式不同,但Victor執事的服務、還是讓勇利心服口服。

果然世界王者Victor Nikiforov的服務精神也是世界級的呢。 


评论(8)
热度(29)

© 發奮圖強的獨角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