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奮圖強的獨角獸

隨便亂寫
現在正在YOI & アイナナ坑

遙遠銀河的另一端

打開家門,勇利踏進昏暗死寂的室內,將手中那個沈沈的盒子放妥在客廳擺放相框的桌上。

「Victor,」開口輕聲叫喚那個蜷縮在沙發上的身影,「我帶馬卡欽回來了。」

勇利努力放輕聲音,卻沒辦法改變那句話的重量。Victor的身子好像又更往沙發裡深陷了一寸。

雖然他們都是早有心理準備的。

像是要撐著看到勇利拿到第五面世錦賽金牌一般,馬卡欽一直跟著他們跑到了這一天。

但終究還是敵不過歲月的流逝,漸漸地不再興奮地想要出門散步、原本看到什麼吃什麼的貪吃鬼也沒了食慾。

最後那幾天,他們一步都不敢離開。

昨天晚上,將毛茸茸的頭枕在Victor膝上、馬卡欽離開了。

  

勇利安靜地坐在沙發的另一端。側躺縮在沙發裡的Victor,眼睛還直視著客廳中空蕩蕩的那張寵物床。

頭髮散亂地垂在額前,紅腫的眼睛下帶著深深的黑眼圈,臉頰周圍也冒出了鬍渣。

這麼憔悴而狼狽的Victor,是勇利從來沒見過的。但這種撕心裂肺的心情,他是懂的。

「⋯⋯」沈默不語,甚至也沒有轉過頭來,Victor張開了雙手。知道對方想說什麼,雖然狹窄的沙發對兩個大男人來說嫌擠,勇利還是跟著在沙發上橫躺下,投入Victor懷裏、任由對方緊緊抱住他。

像是最後那刻撫著馬卡欽的頭那般、Victor來回撫弄著勇利的頭髮,然後低下頭、在頭頂上印下一吻。

Victor的胸口微微顫動著。勇利環過Victor的身子,安慰地拍著他的背。

「勇利、」好聽的聲音變得沙啞、填滿了疲憊。「馬卡欽不見了。」

「嗯⋯」

代替失魂落魄的Victor,火化的事情是勇利去處理的。

震驚、悲痛、不可置信。Victor就這麼呆坐在那裡,一動也不動,像是地球停止旋轉了似地。

即使在24小時後的現在,他的眼神也還是空洞得像是靈魂飄浮到了另一個空間。

「牠是不是被外星人綁架了?」

「不是的、馬卡欽去了⋯跟小維一樣的地方。」

「⋯那是個好地方嗎?」

問著他明明知道答案的問題,而勇利也配合地回答著。

「嗯、很遠很遠、但是很棒的地方。」

「要是很寂寞的話怎麼辦?」Victor將臉埋進勇利的頸窩,像是要把他肋骨捏斷似地緊緊抱住他。

馬卡欽只剩自己很寂寞的話怎麼辦?

我只剩自己很寂寞的話怎麼辦?

「小維會陪馬卡欽的。」加強肯定似地、也同樣用力地回抱住。

而我會在這裡陪你的。

所有想說的話、沒有說出來的話,都消失在埋在肩頭的抽泣聲中。

「勇利,最後⋯⋯你跟馬卡欽說了什麼?」

昨晚他們就這樣擠在狹窄的沙發上入睡。雖然就算勉強也稱不上是舒服的姿勢,卻是Victor這麼多天來終於能闔眼的第一晚。

摟著彼此,睜開眼睛。

這是只剩下彼此的早晨。

「馬卡欽,」撫著Victor的臉頰、勇利想要露出微笑,「你不要擔心,我會好好照顧Victor的。」

手掌中鬍渣刺刺的手感讓他有點發癢,癢得鼻子也酸了起來。

Victor拉過勇利的手,印上一個吻後、再次將他擁進懷裡。

心中空掉的那一塊、能被你填滿。

真是太好了。 


评论(2)
热度(34)
  1. 樱飞雪發奮圖強的獨角獸 转载了此文字

© 發奮圖強的獨角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