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奮圖強的獨角獸

隨便亂寫
現在正在YOI & アイナナ坑

As easy as 1, 2, 3, 4

配合歌曲


「勇利,你覺得幸福嗎?」

「欸?」把視線從手中的手機移開,勇利抬頭看著正用手指捲著他黑色頭髮把玩的男人。

Victor還是保持著一樣的姿勢,在沙發上一手撐著頭看著電視節目,另一手放在斜靠在他胸口的勇利的頭上。見Victor也沒有特別轉過來看他,勇利也把視線轉回手機上打到一半的遊戲,「幸福。Victor呢?」

「很幸福喔。」將臉龐湊近,輕吻了勇利的頭後拍拍他的肩膀示意他起身,步向身後的廚房,「咖啡?茶?」

「左手邊第二格櫃子裡有我上次從家裡帶來的煎茶。」

打完一局遊戲,勇裡躺倒在沙發上,轉頭看了下電視上的畫面。經過這幾年住在聖彼得堡,就算沒有特別去學,他的俄語也自然地進步了不少,可以大致理解電視上的內容。

國際上的大事,國內的正事,和他們之間重要的事。

Victor剛才在看體育台,電視畫面正播出關於勇利的新聞。

勇利今年也宣布從競技滑冰退役了,現在還在考慮著之後的進路。

當然,是和Victor一起考慮。

他再怎麼學不乖,也開始明白所謂未來是兩個人的事了。

勇利保持著躺在沙發上的姿勢,倒著看向牆旁的獎盃櫃。理論上來說,Victor還是這房子的主人,但櫃子裡放的卻大都是勇利的獎牌。每面金銀銅都擁有自己的空間,照著年份順序排放。至於Victor那多到可以拿來當飛盤扔也不可惜的獎牌收藏呢?除了他跟勇利同場競技的那一兩年間得到的獎牌以外,其他全都收進了盒子裡。

他們在冰場上競賽的時候,誰也不讓誰。有時是Victor奪金、有時是勇利、或者是Yuri,他們還被戲稱為霸佔頒獎台的三劍客呢。

痛快較勁完之後,Victor和勇利會摟著彼此、帶著慶功宴後的愉快微醺回家,給彼此的獎牌一個親吻後、將它們掛入獎盃櫃裡。

勇利看著櫃子裡他們並排的獎牌。他們竟然就這麼在一起六年了。

有時勇利在兩人睡前的枕畔細語時間會故意逗Victor,說他六年前的眼光實在有夠差,竟然會看上一個毫不起眼、在競賽生涯最低谷、個性霸道又任性的男性選手。每當他這麼說,Victor總會假裝生氣罵他傻子,然後笑著把他拉進懷裡。

不管外面的世界怎麼評論,勇利都是Victor心中最特別、最耀眼的。而Victor不輕易向人表露的喜怒哀樂,也只有勇利有權力知曉跟接受。

他們都曾經是如此地破碎、無助、孤獨。那段掙扎過的時光現在已經變得好模糊,甚至不確定是不是真的了。

視線中的獎盃櫃被Victor走回來的身影擋住。Victor將裝著熱茶的馬克杯擱在茶几上,溫熱的水蒸氣飄散著日本茶獨特的香味。

彎下腰,Victor撥開勇利的瀏海,輕吻了他的額頭一下,「肚子、露出來了。」然後戳了下微微掀起的棉T跟家居褲之間的露出的皮膚。

「Victor沒資格唸我啦。」平常最喜歡露出肚子躺在沙發上睡覺的人竟然在說教,勇利報復似地將手從Victor上衣的下襬伸進去,在他肚子上搔癢。

「哇哈哈!!勇、勇利、Stop!」越是這樣求饒勇利越不善罷甘休,兩人嘻嘻哈哈地推擠著,最後Victor才好不容易抓住勇利雙手手腕、將他固定在沙發上。兩個人都喘著氣,看著對方也一樣狼狽的模樣,忍不住笑了出來。

Victor鬆開箝制勇利的手,轉而撫上他的臉、大拇指輕輕地滑過他的臉頰。勇利也伸手將Victor在打鬧後凌亂的瀏海往後撥著,露出那雙閃耀的、不會褪色的藍色眼睛。

就只是這麼看著彼此。他們已經不再像以前那樣急躁地要對方配合自己的步調。

反正,現在他們有的是時間。勇利在心裡想著。一輩子是很長的時間。

讓他想起家鄉的茶香,和Victor身上熟悉的、安心的味道,使勇利心中湧起一股暖流。

「Victor,」幾乎想都沒想,就這麼脫口而出,「我愛你。」

那雙藍色眼睛張大了些,然後眼淚突然就這麼湧了出來。

勇利意識到自己似乎從來沒有對Victor說過這句話。這麼直白的話對他而言太過害臊,因此不論Victor如何抗議與要求,他總是打死不說,沒想到現在卻能這麼簡單地說出來了。

「我愛你,」像是練習著自己新學到的技術,勇利不斷輕聲重複著。「Victor、我愛你。」

此刻Victor已經徹徹底底地哭了起來,任由勇利撫著他的臉頰、幫他抹去眼淚。

「勇利⋯我也好愛你⋯⋯」

當Victor的手指也抹過他的臉頰時,勇利才發現自己也流著眼淚。

凝視著彼此,他們交換了一個輕柔的、帶著鹹鹹味道的吻。

緊緊相擁,溫柔的空氣在他們周圍流動著。

There’s only 1 thing 2 do, 3 words 4 you.

“I love you”. 


评论(2)
热度(14)

© 發奮圖強的獨角獸 | Powered by LOFTER